大學聯考前一天父親去世,一家四口只剩自己,男孩做工14小時賺學費,即便筋疲力盡也記著父親的期待:「要出人頭地」

我走路带风 2021/10/08 檢舉 我要評論

 

大學聯考前一天,至親離世,身體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,一家四口,只剩他自己一人,悲痛之下,生活仍要繼續。他只能一邊料理父親的後事,一邊參加大學聯考。傷心的情緒影響了發揮,僅超本科線3分,倘若志願再填不好,將與大學失之交臂……

他在班主任的幫助下選擇大學,一天做工14個小時只為積攢學費,身心俱疲,但他不想放棄,他要帶著父親的期望,出人頭地。

大學聯考前一天父親離世

考試發揮失常

陳亮,四川綿陽人,于今年參加大學聯考,分數考得並不高,只比本科線高出3分,這對于學習刻苦的他,無異于雪上加霜,他的生活,遠比想象中要艱難。

幼年時期,陳亮的母親和哥哥相繼去世,父親又當爹又當媽,將他一手拉扯大。

大學聯考前三個月,是學生平穩心態、學業突擊的重要時刻,其他學生忙著補身體、熬夜刷題,而陳亮沉浸學業的同時,還要照顧被診斷為食道癌的父親。

陳亮說,治療費用很高,家裡經濟條件不好,父親堅持不去醫院,不願意多給他增加負擔。一張彩色照片中,陳亮父親坐在地上洗著東西,身材病態般消瘦。

大學聯考前一天,出征儀式時,父親終是沒有擋住病魔的侵襲,離世了。陳亮只得強鼓起精神,忍著悲痛,料理父親的後事、參加大學聯考。

各種情緒擠壓的陳亮喘不過氣來,大學聯考成績出來後,他並不滿意,發揮失常了,原本可以起碼高出本科線三四十分,結果只高出了3分。

但陳亮並不氣餒,一邊尋求班主任曾老師幫他填報大學聯考志願,一邊在當地一家民宿裡面做零工,家裡錢不多,他要賺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。

在做工期間,陳亮每天早上6點就起床,一直工作到晚上8點,在後廚擇菜、洗菜、切菜,為客人上菜、撤桌子,這都是他的工作內容,工作強度時常使他肌肉酸痛,但是也沒有辦法。

在生活面前,陳亮筋疲力盡,他時刻記著父親的期望,他要去上大學,要努力讀書,出人頭地。

曾老師透露,父親的離世對陳亮沖擊很大,填報志願方面並不積極,「你分考得再高,你志願填得不好,也有可能滑檔。」

在大學專業的選擇方面,陳亮比較偏向畢業後好找工作的建築專業,畢竟溫飽是第一目標。

針對陳亮的這種情況,相關工作人員表示,陳亮被大學錄取之後,會盡最大能力幫助他申請助學貸款、助學金以及社會資助金。

陳亮的情況被曝光後,這位堅強、自立的男孩牽動著大家的心,不少好心人自願資助陳亮上學,但都被陳亮拒絕了,他說他感謝大家的幫助,但是他想通過自己的雙手賺得學費,將來也會盡力回報社會。

生活從來都不是容易的,它總會在各種地方給你使絆子,會讓你在很多瞬間,都想大哭一場。但只要你扛住了,熬過了這些苦難,生活就會容易很多。

就像有句話說的那樣:「人生還有眼淚也沖刷不乾淨的巨大悲傷,還有難忘的痛苦讓你們即使想哭也不能流淚。」

所以真正堅強的人,都是越想哭反而笑得越大聲,懷揣著痛苦和悲傷,即便如此,也要帶上它們笑著前行。

有的時候,有壓力了,哭出來就好了,但有的時候,哭也解決不了問題,與其被這些困難攔住,就此放棄,還不如咬一咬牙堅持下去。

生活總是讓我們遍體鱗傷,但到後來,那些受傷的地方一定會變成我們最強壯的地方。

有這樣一句歌詞: 「暴雨的終點,是一片草原。」

你再堅持一下,沒有什麼苦難是過不去的,一個人奮鬥的日子,終會撥開雲霧見日出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