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不管!單親媽帶著9歲癲癇兒子送外賣,一天奔波十幾小時,跑到電動車沒電,從不敢休息:為了孩子多累都願意!

我走路带风 2021/11/03 檢舉 我要評論

 

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故事發生在夏季,不少上班族都選擇了點外賣,熱浪滾滾的街頭,外賣送餐員們頂著烈日騎著送餐車,滿頭大汗地飛馳。

在福建福州街頭,一位女性外賣員頂著酷熱的太陽,騎著電瓶車在車來車往的人流中來回穿梭,不同的是在這位女性外賣員的車座後還有一個不大的男孩,孩子和這位女性外賣員的腰間有一個帶子把兩人緊緊的綁在了一起。這位女性外賣員就是今天我們的主人公陳堂春,一位離異的單親媽媽,和她緊緊綁在一起的就是她那患有癲癇的9歲兒子。

37歲的陳堂春來自農村,她的兒子豪豪雖然已經9歲了,卻只有3歲兒童的智力水準。兒子豪豪在五個月大時就開始生病,九個月的時侯被醫院確診患有癲癇,同時開始服用抗癲癇藥物治療至今。在孩子一歲多那年,陳堂春選擇了離婚,獨自撫養患有癲癇的兒子。她的前夫對孩子的情況卻是不聞不問,甚至生活費醫藥費都不給,直到2016年陳堂春起訴他後,才開始支付每個月850元的生活費、醫藥費。

做為母親的她這些年從來沒有停止過救治兒子,哪怕有一絲希望也要嘗試,從龍岩到泉州、福州,再到北京,再回福州都留有她們母子求醫的足跡。

由于癲癇發病時毫無徵兆,可一旦發作就會渾身抽搐,意識模糊。因而9歲的豪豪隨時都需要有人看護,陳堂春不得不帶著豪豪到處送餐,為了避免在路上發生意外,她又不得不將兒子和自己綁在一起。

為了給孩子看病和康復訓練,這幾年,陳堂春帶著兒子和媽媽一直在福州生活。目前,陳堂春主要收入就是依靠送外賣。「這份工作時間比較自由,萬一兒子頭疼腦熱了,我可以在家照顧他。如果在公司上班,那就不可能了 。」她經常從早上9點要忙到淩晨1點,跑到電動車沒電,能掙上200多塊。

陳堂春在手機上點擊搶單。

送外賣就是和時間賽跑的工作,在接到單子後,必須要在客戶規定的時間內送達,否則還會被投訴和罰款。

這天的最後一單能掙到12元,陳唐春為了能及時把外賣送到客戶手裡,在三伏天的高溫下,她帶著患有癲癇的兒子爬了8層樓。累了,她們就在悶熱的樓道內做短暫的休息後再繼續爬樓。

這幾年,陳堂春一邊為豪豪看病,一邊尋找接收豪豪的學校。一番尋找後,終于找到一家私立的學校肯接受豪豪,可是每個月需要3000多元的學費,陳堂春咬了咬牙還是把孩子送了過去。為了孩子的將來,就是花再多的錢她說也願意,無非就是多接幾個外賣單子。每天下午4點多,陳堂春接兒子從培訓機構回來後,又拉著他奔波在送外賣的路上,一直到深夜才能回家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