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出生腦癱,妻子不堪壓力離開,重症男咬牙抱孩跑外送:「做夢都想聽一聲爸爸」,街頭一幕讓人心酸:你的努力會被老天看到!

我走路带风 2021/10/08 檢舉 我要評論

 

近些年來隨著網際網路的發達,外送行業也發展的越來越迅速。其實在很多人的眼中,外送員的工資是很高的,但是我們大家僅僅看到了他們拿多少的工資,卻未曾去分析他們為此付出了多少的辛苦有經歷了多少的磨難?我們往往只看重結果卻從未看重的過程,但是要知道有的時候過程往往比結果來得更讓人心酸。

31歲的馬殿廣家住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,和妻子結婚後靠做工為生。2018年12月他們有了自己的兒子馬思慕,日子雖然過得很緊,但是兩夫妻堅信憑藉自己努力一定能創造自己的幸福。圖為出租房裡的父子倆。

2019年4月,兒子3個月大的時候,馬殿廣發現他的頭抬不起來,也不知道笑。隨後他帶兒子到昆明市兒童醫院檢查,最後小思慕被診斷為:發育落後,雙耳聽功能障礙。

馬殿廣實在不敢相信乖巧可愛的孩子會得這麼重的病,現場拉著醫生的袖子一遍一遍地追問,可是得到的結果卻讓他的心愈發冰冷。醫生說:「這種病治療起來非常艱難,要定期做康復訓練,孩子聽力有障礙,必須更換耳蝸才能保證腦癱康復訓練效果。」從醫生得到的消息越發讓他們的心往下沉:一個耳蝸要十多萬人民幣,康復費用一次也要一萬多,他們只是普通農村家庭,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。

而馬殿廣自己早在2017年就被確診了嚴重肝病,花了十多萬,現在一直在吃藥治療,家中負債累累,根本拿不出兒子的治療費。就這樣,小思慕還沒做治療,就不得不出院。抱著兒子出院那天,馬殿廣一步三回頭。走到醫院門口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緒,坐在路邊眼淚怎麼也止不住。

一個大男人,一面是負債累累的家庭,一面是重症急需救治的兒子,此刻馬殿廣卻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。他恨自己沒能給兒子一個健康的身體,也愧疚作為一個父親沒能擔起責任,沒有能力救兒子,他更恨自己得病花光了兒子的治病錢。他當時哭得很傷心,自責、無助、愧疚。看著兒子可愛的面龐,他還是忍住了悲傷,堅定地說:「兒子,爸爸無論付出什麼代價,也要救你。」

屋漏偏逢連夜雨,生活的苦難遠不止于此。丈夫和兒子都需要錢去救治,孩子媽媽一個人承受了家裡所有的壓力。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想還能去哪籌錢,除了吃飯一分錢都不捨得花。堅持兩個月後,她始終看不到希望,流著淚和丈夫提出了離婚。「就是沒有未來,壓根看不到好好生活下去的希望,我不怪她,只能說我沒給她好的生活。」馬殿廣不怪任何人,只想能救自己的兒子。

之後馬殿廣四處借錢,2020年1月他帶著兒子來到雲南昆明的一家康復醫院進行治療。那段日子他基本不怎麼睡覺,一個人在醫院照顧兒子。小思慕每天要做太多的治療專案,從早晨8點開始,磁療、針灸、按摩、肢體訓練、語言訓練……往往結束一天的治療已經是晚上了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