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《天道》:一個人能賺多少錢,命里是有定數的

有這樣一部神劇,初映時無人問津,14年后卻突然躥紅,豆瓣評分攀至9.2。

無論你從事什麼職業、處于什麼年齡、什麼社會角色,它都可能成為你的「財富圣經」。

這部劇,就是2008年上映的《天道》。

劇中人物不多,卻涵蓋了社會各個階層;故事聚焦于商場,卻是刀刀見血的生死拼殺。

《天道》仿佛現實生活的縮影,讓我們看到普通人在時代洪流中的掙扎與沉浮,最終大浪淘沙,適者生存,智者勝出。

然而,看似漂泊不定的命運,其實都有跡可循;一個人獲取財富的多寡,也是皆有定數。

這個定數,就在于我們對社會運行法則的探索、洞察、運用。

恰如獵豹CEO傅盛所說:

認知,幾乎是人和人之間唯一的本質差別。

利益相爭,本質上是心智較量;貧富差異,根源在認知水平的參差。

《天道》里,有這麼一群「窮到底」的人——王廟村的村民。

改革開放的春風已吹拂了十幾年,可王廟村的村民卻越來越窮,有些農戶連一年4塊錢的電費都交不起。

他們大部分人靠天吃飯,只知道種地,靠賣命勞作,來解決溫飽問題;

小部分人會去城里打工,可一碰上黑心老板或者同行競爭,就立馬灰心喪氣,卷著鋪蓋回家。

他們寧愿忍受貧窮,也不愿為生活多想想出路;寧愿圍著瑣事原地踏步,也不敢多做嘗試。

政府給建了翻砂廠、木工坊,可一看賺不過城里的大工廠,村民們就自暴自棄,主動退出,任由廠子閑置、荒廢;

碰上收成不好,村民們也只知道勒緊褲腰帶,在「等靠要」中逼自己熬過去。

村民們的窮,不是因為沒有發家致富的強烈愿望,也并非沒有吃苦耐勞的精神,而是因為「趨易避難」的生存本性。

他們去城里務工,不是看不到商機,而是怕風險,擔責任;

他們也都知道讀書好,但動腦子的活兒比種地累多了,而且能不能考上大學還是未知數,不如種地可靠。

哪怕在2022年,王廟村村民所面臨的困局,在現實中仍隨處可見。

有些人只要日子還過得去,就自動屏蔽壓力,放棄嘗試,逃避風險:

明明可以通過考職稱升職加薪,卻不想動腦子看書做題;

明明有機會擺在眼前,卻不愿勞心勞力,只想安于現狀……

久而久之,我們在這些短視的行為中,沉溺于安逸,活成了最窮的人。

當貧窮靠自己無法擺脫,便只能寄希望于救世主從天而降。

《天道》中,因緣際會之下,村民馮世杰為王廟村請來了高人丁元英。

丁元英以王廟村為生產基地制造音響,在北京注冊格律詩音響公司運作市場。

一看有錢賺,村民們立馬熱情高漲,積極配合。

然而,他們并不關心公司的運營模式,更不會借機弄清市場規律,和從前種地一樣,只知道埋頭苦干,拿時間和體力換錢。

雖然能獲取一定財富,可他們受限于貧乏的認知,被過往的經驗習慣束縛,本質上卻沒辦法徹底實現脫貧。

心理學上有個 「個人構念論」

意思是一個人認知,是由他過去的見識、經歷、思維等形成的。

不主動挑戰,習慣于做簡單的事,我們腦海里的構念就會很單一,行為就會受到很多限制。

很多時候,貧窮不是命運使然,而是思維局限所致;限制我們的,也不是外界,而是我們自身。

不懂得多維突破,只顧忙于眼前細節,用低質量的勤奮替代高效能的思考。

這種骨子里的窮人思維不根除,人只能被困在越努力越貧窮的死循環里。

不知道你有沒有幻想過一夜暴富?

如果有,那一夜暴富后,我們就真能過上理想的生活嗎?

知乎上有個扎心回答:給你500萬,你可能過得還不如從前。

你可能用500萬去盲目投資,最后陷入負債焦慮;也可能肆意揮霍,在無盡的欲望中毀掉自己原本的生活。

說到底, 人根本駕馭不了能力以外的錢,即使靠運氣發了財,這些錢也早晚會從你的認知漏洞里溜走。

格律詩公司的小股東——葉曉明、馮世杰、劉冰,就很好地印證了這一點。

丁元英主張以最快的速度沖刺到行業的頂端,再通過降價銷售,吞食行業老大樂圣公司的市場份額。

但葉曉明覺得,這樣做太浪費錢,還容易得罪人,不如像其他小公司一樣跟在樂圣身后,分點殘羹冷炙;

馮世杰也傾向保守經驗,對丁元英的謀劃,只會說:「咱也不知道丁哥啥意思。」

而劉冰眼里除了錢,對其他一概不知,還時常問:「怎麼能看出丁元英是個高人,恐怕是個騙子吧?」

后來,格律詩和樂圣打官司,需要支付天價的訴訟費。

三個小股東在收到起訴書后,立馬就找董事長歐陽雪退了股。

雖然葉曉明拿回了本錢,馮世杰保住了村里的生產線,劉冰厚著臉皮能賴在公司繼續打工。

但他們忙活了大半年,什麼都沒賺到,不過只是像井底之蛙一樣,趴在井口看了一眼。

作家良大師曾說: 「認知能力決定了做正確的事,這比正確地做事要重要100倍。」

很多時候,不是生活對你太殘酷,而是你的思考太膚淺。

被思維禁錮,受認知束縛,無論走多遠,也只是原地徘徊。

有句話說得好:

你所賺的每一分錢,都是認知變現;你所虧的每一分錢,都因為認知缺陷。

視野狹窄的人,永遠看不到視線以外的風景;認知低的人,也攫取不到能力以外的錢。

缺乏底層認知,僅憑經驗和感覺做事,沒有頭腦做依托。

天上掉下再大的餡餅,也都會成為困住你人生的陷阱。

作家@周嶺曾總結了人生的3大困惑:

對自己不了解,生活目標極其模糊,完全想不清要什麼。

相反的,那些目標清晰、規劃全面、善于總結并利用規律的人,則更容易受到財富青睞。

格律詩董事長歐陽雪,就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她家境貧寒,早早步入社會打拼,夢想就是開一家自己的飯館。

從擺地攤賣餛飩做起,然后她一步步擴張事業版圖,最終在古城開起了大飯店。

在常年的社會捶打中,歐陽雪總結出一套自己的「生意經」。

她看得出丁元英的過人之處,也知曉他品性端正,能以誠相待。

所以,她果斷買入丁元英推薦的股票,短短10個月,就獲利170%;又聽從丁的建議,投資格律詩,成為公司最大的股東。

當格律詩被起訴,她和葉曉明、劉冰等人面對同樣的困境,但她想的是,大不了敗訴后從頭來過,哪怕輸得一分不剩,她也可以通過開飯店,重打江山。

她去向丁元英請教,后在丁前助理肖亞文的幫助下,打贏官司,渡過了難關。

當格律詩殺出重圍開始盈利,作為出資最多的歐陽雪,自然就能分得一大筆分紅。

《認知覺醒》中說:

杰出人士與普通人最大的區別在認知領域,前者總能在大大小小的關口,觀察和思考自身的處境,行為,與他人的關系,得出有理有據的見解,從而做出更好的選擇。

高認知的人,看事情客觀且通透,能理性地分析出核心問題,再集中精力全力以赴。

他們按規律辦事,不盲從、不偏執,終成人群里的領頭羊、佼佼者。

很認可這樣一句話:

未來社會不是人賺錢,而是錢找人,財富永遠只會流向最匹配它的人。

比起努力、閱歷、人脈,認知才是一個人最核心的競爭力。

認知,是我們獲取財富的根本能力。

無論是誰,認知能力只能從零開始積累,再通過終身學習,緩慢沉淀得以掌握。

就像這張復利曲線圖,只有當你到達認知拐點,你的思維體系才能產生質的飛躍。

《天道》之所以被很多人奉為「商業寶典」,就是因為它能帶我們快速走到 「認知拐點」

1. 借力而行,向高人請教。

丁元英的紅顏知己芮小丹,是古城的一名警察,在抓獲高智商罪犯王明陽后,她卻對王明陽無從下手。

每次審問,王明陽都傲慢地說:「我說不說都是殺頭,殺一次頭與殺十次頭沒有分別。但是,我能從你們的無奈中獲得不出賣他人的道義感。」

芮小丹請教丁元英,丁元英說:「他需要的不是懺悔,而是懺悔的理由,你需要幫他找到靈魂歸宿感,幫他畫個句號。」

之后,在丁元英的指導下,芮小丹先做了三天功課,破解了王明陽的「強盜邏輯」,再從信仰的角度,說服他主動交代犯罪事實,在王陽明被執行死刑之前,對他實現了靈魂的救贖。

而這件事,也升華了芮小丹的心境,引導她展開更深入的思考。

說到底,人是環境的動物,你接觸什麼樣的人,就有什麼樣的見識。

與智者同行、向高人求教,無疑是拓寬眼界,提升認知最便捷的途徑。

2. 深度學習,廣泛實踐。

《天道》里,有個公認的人生贏家,就是肖亞文。

她出身寒門,靠讀書考入警官大學,后又進修法律、德語,去國外鍍了層金,成為職場上獨當一面的事業女性。

她對人生規劃清晰,靠知識一步步改變命運。

當格律詩被起訴,請不起律師,肖亞文一馬當先,趁機入股,并充當法律代表,打贏了官司,成為最后的大贏家。

羅振宇曾說:

影響一個人認知水平的因素有教育背景、父母、社交圈,所以不斷學習,不放棄成長,隨時更新知識,是升級認知的渠道和途徑。

廣泛涉獵,深度學習,才能用不斷積累的知識武裝頭腦,用心智突破事業上的局面。

3. 反觀自我,喚醒「覺醒時刻」。

劇中的主角丁元英,人稱「商界鬼才」。

他學歷高,手段強,操控的德國私募基金,不到一年時間,就從中國股市卷走2億人民幣。

可就在事業風生水起之際,他卻忽然解散公司,來古城隱居。

究其原因,就是他反思后,覺得幫外國人賺錢,對國人有虧。

之后他閉門謝客,不斷向內探尋,去思索人生意義、文化屬性乃至萬事萬物的運行規律。

充足的思考及自我探索,讓丁元英成為 「神」一樣的存在。

缺乏自我察覺意識的人,只會憑感覺和喜好做事;而社會中的精英,往往能將意識站到高處,反觀自己。

當一個人時常反思,就能不斷讓自己成長、覺醒。

在豆瓣小組「認知戰」里,看過這樣一句話:

「真正限制我們人生的,從來不是經濟上的貧窮,而是認知上的困頓。」

如果人生是片汪洋,我們就是置身其中的一條小船。

認知能力強的人,會時刻掌舵,控制方向;而認知能力弱的人,則像甲板上忙碌的水手,飄到哪兒算哪兒。

拉開人與人之間貧富差距的,從來不是外部條件,而是認知的廣度與深度。

終其一生,我們都是在跟自己博弈,為自己的認知買單。

點個 在看,愿你洞悉《天道》規律,打破思維壁壘,提升內在實力,實現人生的覺醒和逆襲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