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妻子卻喜歡上村裡的單身漢,為他連家也不要了

綜合資訊 2019-06-30 檢舉

於先建(化名),今年已經50歲了,是一名礦工,於先建說他這輩子基本上都是在靠外面打工幫人挖礦為生的,收入勉強能夠維持一家人的生活,而這些年他所掙的錢,也都按時交給了留守家中的妻子王秀芹(化名),在妻子的打理下他們有了屬於自己的新樓房,如今女兒快要大學畢業了,兒子也即將要升高中,眼看著日子越過越好,可於先建卻怎麼都開心不起來,因為同村的村民告訴他,他的妻子王秀芹和他們村裡的一個單身漢過往密切。

於先建說與妻子王秀芹同居四年的男人不是別人,正是和他一起長大同住一條村子的同族兄弟於黃髮(化名),他怎麼也想不到,這位兒時的玩伴竟然會挖自己牆角,搶走自己的老婆。而自己去理論,卻遭到了妻子和於黃髮的合力毆打。

於先建說他和妻子王秀芹,一直以來感情非常不錯,雖然自己比王秀芹大了近十歲,但是王秀芹從十八歲就喜歡上了他,還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嫁給了他,這份信任曾經讓他非常感動,他也承諾要努力賺錢來回報妻子的這份愛,可沒想到時間卻在慢慢改變這一切。

見到丈夫和女兒前來找自己,王秀芹卻很不以為然,對於自己現在住在別人家的事情,她覺得自己很委屈,她一口咬定現在之所以和別的男人在一起,完全是因為在家裡受到了歧視,婆婆經常汙衊自己偷東西,和婆婆的關係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。正說著於先建的七旬老母也趕到了現場,婆媳一見面就吵了起來。

於先建告訴我們,妻子跟於黃髮相好的事情,村裡早就傳得沸沸揚揚,而他的母親親眼目睹,王秀芹以媳婦的身份,披麻戴孝參加於黃髮母親的葬禮,所以他才知道妻子和好友於黃髮的關係不太對勁,自從把事情捅破後,妻子王秀芹乾脆住進了於黃髮的家裡,這一住就是整整四年。

因為事情敗露,於先建堅持要離婚,王秀芹卻堅持要老公拿出十萬元錢離婚補償,否則就拒絕在離婚協議上簽字。王秀芹說,自己和於黃髮在一起,完全是經過老公同意的。

王秀芹告訴我們,大概十年前,她意外得知丈夫於先建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,出於賭氣她就和丈夫的好友訴說委屈,沒有想到兩個人越走越近,最終跨越了道德的底線。對於妻子指責自己出軌在先一事,於先建表示這完全是妻子的血口噴人,純屬妻子的汙衊,至於當時妻子所看到的手機照片,於先建解釋說那其實是朋友從網上發來的一張美女圖片。

婚後王秀芹跟於先建育有一兒一女,大女兒慧慧(化名)今年已經21歲了,聽到母親王秀芹堅持說要離婚,大女兒慧慧滿腹的心酸湧上心頭,說起母親慧慧就感到特別的委屈,因為在她的童年記憶裡,母親從來沒有好好的給自己關心和照顧,母親是一個特別不顧家的人,整天喜歡在外面遊盪,彷彿空氣一般看不見摸不著,可以明顯地感覺到,慧慧心裡對母親的埋怨,因為母親的行為也曾讓她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,甚至影響到自己的學業。

正說著,附近的鄰居說王秀芹的同居男友於黃髮回來了,剛在家裡落腳,於黃髮又匆匆離開了,在電話中他並沒有明確表示,會主動回來跟於先建見面,而是一直為自己找藉口推脫。在等待的過程中,附近的村民說於黃髮今年42歲,從未結過婚是個名副其實的老光棍,早幾年他跟於先建私交比較好,每次於先建外出打工時,都是於黃髮騎摩托車送他去車站坐車,還滿口答應會幫他照家裡。

就在這時於黃髮突然出現了,面對大家的追問,於黃髮拒絕正面回答他跟王秀芹的事情,而是擺出一副無所謂的姿態敷衍著,或許是追問觸及到了他心裡的隱秘,一時間他顯得有些不耐煩。

於先建說,得知妻子出軌後,他立馬就提出了離婚,妻子也答應了,但是第二天去民政局時,王秀芹卻突然反悔了,並提出要錢,要房子,要兒子,於先建懷疑這些都是於黃髮暗中唆使妻子來要挾自己,為此兩個人還動過手。

眼看著於黃髮就要離開,慧慧一下子被激怒了,在慧慧心裡母親王秀芹和於黃髮的傳聞,早已成為她心中解不開的結,正是眼前這個男人,不但讓她失去了母愛失去了家庭的溫暖,甚至還讓父親顏面掃地,讓父親失去了在村裡繼續生活下去的尊嚴和勇氣。於黃髮的每一句話都把自己置身事外,彷彿這只是別人的一樁家事而已,他表示所有的決定權都在王秀芹一個人手上,如果她願意和丈夫複合,那他也不會再繼續插足別人婚姻。

按照於黃髮和王秀芹的說法,當初他們之所以走到了一起,也有他們的不得已,當年,於先建常年在外面打工,很少回家,而王秀芹與婆婆的關係又非常緊張,每當兩個孩子去上學的時候,王秀芹就覺得非常孤單,所以就經常找於黃髮訴苦,這一來二去的,兩個人的關係就越走越近。現在老公跟女兒找上門來要自己表態,王秀芹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要跟於黃髮在一起,就在王秀芹作出決定後突然提出想要回趟家。

再次回到這個家中,王秀芹的心情很是複雜,回想和丈夫於先建維持了22年的婚姻,大部分時間她幾乎是獨守空房。聚少離多的現實,也讓這對夫妻的感情慢慢疏離越走越遠,最終鬧到要分手的地步。王秀芹說這個家給她的感覺,就如同眼前的一切,除了雜亂無章隨意堆放的物品,就是冷冰冰的牆壁,沒有溫度沒有溫暖,相反在於黃髮那裡,她反而感覺到了家的溫馨和甜蜜。

談到於黃髮,王秀芹的臉上滿是嬌羞的笑容,可以看得出來和於黃髮在一起,王秀芹才煥發了一個女人的風采,儘管這份畸形的幸福,不可避免的傷害到了她原先的家庭,但是她依然在飛蛾撲火,在她心裡和丈夫在一起的22年,遠遠敵不過與於黃髮在一起生活的四年,因為丈夫所能給予的只是一座空蕩蕩的房子,而於黃髮卻能日夜陪伴左右。

王秀芹說,她十八歲就遇到了於先建,看到他老實能吃苦的模樣,她一位只要找個這樣的男人就會幸福,但婚後,儘管丈夫能夠按時給她寄錢,但是這種遙遙無期的等待,確實一種無盡的煎熬和痛苦。

原本以為經過一夜的思考兩人會有所思量,但經過民政局工作人員的調解後,他們還是執意要辦理離婚手續,從此他們將各自過各自的生活。出於友好,於先建主動給王秀芹來了一個最後的擁抱。

現實有時候就是這麼殘酷,於先建為了家庭的幸福,常年在外下井挖礦,讓家人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,這份努力理應得到肯定,只是得到的結果為什麼這麼糟糕,我想,他是忘記了,留守的妻子也是一個有七情六慾的女人,與其說是王秀芹不愛於先建,倒不如說於先建恨透了這種聚少離多的「空巢婚姻」。

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妻子卻喜歡上村裡的單身漢,為他連家也不要了 於先建(化名),今年已經50歲了,是一名礦工,於先建說他這輩子基本上都是在靠外面打工幫人挖礦為生的,收入勉強能夠維持一家人的生活,而這些年他所掙的錢,也都按時交給了留守家中的妻子王秀芹(化名),在妻子
來源:ladyhappyday.com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